试管婴儿:从“羞于谈论”到每年出生30万名

作者:得宝宝  2021-09-29 14:45:54  阅读:  来源:得宝宝

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2020年,全年出生人口1200万人,人口出生率为8.50‰,出生人口连续三年滑落,出生率为1952年该数据存在以来最低。

对此,业内专家给出的理由大都立足于三点:育龄人群的减少、养育成本高、不婚主义思潮的扩大。

然而,还有一个原因,却被主流社会长期忽略了:不孕不育。

9月15日,央视财经消息,目前,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18%。要知道,在1995年,我国的不孕不育率仅有3%。这种现状催生了一个行业的爆火——试管婴儿。目前,我国每年约有30万名试管婴儿诞生。

然而,专家表示:缺口仍然很大,还有很多不孕不育患者求助无门。那是为什么呢?

1供需关系

在中国传统观念中,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不孕不育的问题长期被摒弃在科学谈论的范围之外。

然而,任凭人们缄默不言,问题永远是无法长期掩盖的。目前,我国的不孕不育率正在迅速上升。

1995年、2018年、2020年,我国的不孕不育率分别为3%、16%、18%。可以说,上涨幅度非常快。而根据沙利文的数据,我国不孕不育的人群占比还将继续上涨。

从前,这一问题或许可以被选择性“沉默”,然而,如今的局面却不允许人们再回避。

2020年,全年出生人口1200万人,人口出生率为8.50‰,出生人口连续三年滑落,出生率为1952年该数据存在以来最低。

同时,老龄化程度加深。2020年,我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13.5%,与2010年的8.9%相比增加了5.44个百分点。根据第一财经统计,目前全国有149市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,其中南通、资阳、泰州、自贡等11个城市已经进入超老龄化阶段。

如何让“想有孩子”的人有孩子?辅助生殖成为了解决问题的一个选择。

辅助生殖技术,指采用医疗辅助手段使不育夫妇妊娠的技术,主要有三种方式:人工授精、配子移植和试管婴儿。其中,试管婴儿的治疗方法怀孕率最高,目前在国内一线城市的正规试管专科怀孕率一般可达50%;人工授精和一般药物治疗的怀孕率都较低,其中人工授精怀孕率在20%左右,药物治疗怀孕率只有15%左右。

据蛋壳研究院数据显示,目前的辅助生殖市场,97%的市场需求规模被试管婴儿市场垄断。换言之,试管婴儿已成为提高出生率、治疗不孕不育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然而,目前来看,还有很多不孕不育患者求助无门。

央视财经消息,据北京一家三甲医院实地探访,在辅助生殖科,经常会出现前台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号了、但很多患者还是不断徘徊不肯离开希望能挂到一个号的景象。

辅助生殖科的医生表示,最近两个月,随着国家放开三孩政策,前来咨询辅助生殖的患者,较以前有不同程度的增加。患者的平均年龄在36岁左右,较前两年也有所上升。

某医院妇产医学部副主任表示:我是一上午的门诊,但是要看一天,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待230人。

2为什么辅助生殖行业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?

原因主要有三个。

第一,辅助生殖市场维持着较高增速。

我国作为辅助生殖的新兴市场,近年来维持较高的增速。据平安证券数据显示,2018年,我国辅助生殖市场达到37亿美元,与美国市场持平。2014-2018年复合增速达到13.6%,远高于全球市场的5.1%。

此前,根据沙利文的分析,2018-2023年,我国辅助生殖市场的复合增速为14.5%,将实现加速增长,预计2023年我国辅助生殖市场有望突破300亿元。而事实上,这一数据在2020年就已经被打破。央视财经消息,2020年,中国辅助生育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54.73亿元。

对此,除了不孕不育等需求人群的扩大,渗透率的提高也成为了原因之一。一方面,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羞于谈论这个问题,而是以科学的态度积极寻求医学帮助;另一方面,受益于三孩政策落地与辅助生殖服务能力的提升,中国辅助生育的渗透率也进一步提高。

2018年,我国辅助生殖渗透率为7%,美国则为30.2%,渗透率差距较为明显。具体来看,2018年,我国育龄夫妇共有2.98亿人,其中约4800万人是不孕夫妇,辅助生殖服务患者约为60万人。2020年,我国育龄夫妇共有约2.87亿人,以不孕不育人群占比为18%计算,约为4800万人。如果辅助生殖渗透率可以维持在20%,则我国辅助生殖服务存量患者数量就可达约960万人。

第二,辅助生殖行业严控准入机制,牌照稀缺。

辅助生殖涉及社会、伦理、人口等诸多影响,我国对这一行业进入设置了高壁垒,采取了严监管的措施。

2001年,我国出台首个较为系统的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,对设立辅助生殖机构行为采取审批制,从严监督。

2015年,出台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配置规划指导原则(2015版)》,提出“每300万人口设置1个机构”原则,是各省制定生殖中心规划的主参考依据。

2019年,出台《关于加强辅助生殖技术服务机构和人员管理的若干规定》,加强辅助生殖技术服务机构和相关从业人员管理,防范辅助生殖技术应用风险。

2021年7月,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》正式发布,作出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重大决策。第十四条提出,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。强化规划引领,严格技术审批,建设供需平衡、布局合理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体系。加强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监管,严格规范相关技术应用。开展孕育能力提升专项攻关,规范不孕不育诊治服务。

可以看出,我国对辅助生殖行业“从严监管”的态度从未放松。这也促使形成了目前我国辅助生殖机构的竞争格局:机构数量较少,整体市场较为分散,市场集中度低。

央视财经消息,目前,在全国范围,经批准开展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共有523家,集中在一二线城市,全国各地的患者有不少都只能选择跨省市治疗。

科技日报消息,一位三十来岁的患者表示,为了来北京做试管婴儿,她辞掉工作,每天往返于住处和医院之间。据了解,因为家乡没有生殖机构而辞职到异地做试管婴儿的人不在少数。

目前,这一局面很难得到迅速改变。

首先,辅助生殖牌照发放较为严格,主要以三甲医院为主。三甲医院相对分散,且很难实现相互间的并购,从而分散了辅助生殖的市场。蛋壳研究院数据显示,公立辅助生殖医疗机构占比超过90%,仅70家具备第三代试管婴儿服务资质,东部沿海省份辅助生殖服务资源充足,中西部省份辅助生殖资源缺乏。

其次,辅助生殖行业对医生的依赖较高,不同医生之间,试管婴儿的成功率相差极大,辅助生殖行业在我国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,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数量有限,这一特点限制了行业扩张的速度。

第三,高昂的治疗费用成为了一道难题。

据央视财经消息,包括检查和治疗在内,每次做试管婴儿的费用一般在3.8万元到5万元之间。有半数以上的患者需要两次或两次以上才能成功,按照一次促排可以移植两次来算,超过三次都不成功的这些患者,付出的费用将超过10万元。

辅助生殖高值耗材类器械95%、辅助生殖药品80%依赖进口,特别是胚胎培养液被国外品牌垄断,国内还未有获批上市的产品。这成为了辅助生殖患者的治疗费用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。

同时,对于异地就医的患者而言,往返两地的交通费、食宿费用、误工费等相加,也是相当大的一笔花费。

这一问题甚至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关注。

2019年,日本《日经亚洲评论》报道,中国内地夫妇每年用于试管受精的境外支出已经超过10亿美元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该市场确实供不应求,中国内地拥有一些医术非常精湛的医生,但问题是很难挂上他们的号。

《英国妇产科杂志》刊登一项研究显示,中国香港的试管婴儿服务费用比中国内地贵25%左右,一轮治疗花费1万美元,这只是开销的一部分,但仍然有不少人选择赴港治疗。

美国HRC生育医疗集团中国市场部的一位负责人表示,在美国帕萨迪纳医院中,中国患者占到了三分之二;国内想做试管婴儿的中产阶级,有80%最后都选择去美国。据悉,HRC目前是美国西海岸最大的生殖医疗中心,帕萨迪纳是其旗下9家医院中的总院。

一位患者表示,做试管婴儿的每一个环节都是“过五关斩六将”,不是一次就诊就能解决的。而高昂的钱和足够充足的时间,只是必须具备的“基本条件”而已。

个中滋味,实难想象。

如今,多元的社会文化让婚姻和孩子不再是人生的必须。单身、已婚、生娃、丁克,都赋予了每个人平等选择的权利。

在越来越包容的社会环境下,不孕不育群体也正在走出“沉默的角落”,用积极、科学、乐观的态度接受医学帮助。这不仅带来了辅助生殖行业的高速增长,也势必会对人口、社会、文化等多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试管前

全面评估身体状况规划试管婴儿方案

咨询专家

难怀孕

分析孕育失败因素提个性化助孕建议

咨询专家

包成功

一对一试管服务提高试管成功率

咨询专家

知识专题

不孕不育

那些破坏生育梦想的疾病

生育需求

不同人群需要不同助孕方案

特殊需求

特殊人群适合的试管技术